第763章 晋升(第1/2页)

如遇最新章节未更新,点击以下对应小说查看(收藏下次回家不迷路)
百度搜索:我的治愈系游戏haotxt88即可找到本书!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牧师握着十字架,站在海豚湾后巷的垃圾堆旁边,他附身检查着一个流浪汉的身体。

    “四肢被打断,骨骼碎片刺进了肉里,行凶者知道如何最大程度让他感受到痛苦,还能保证他不会被杀死,那个家伙想要完成一幅什么样的作品?以前虽说也会有人对同伴下手,但像他这样目标明确、手段很辣的家伙,还真是少见。”牧师手中的十字架被磨得非常尖锐,他左手温柔的按住流浪汉的双眼,右手却将十字架好好举起,好像是准备刺入对方的嘴里。

    “喂”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在巷尾的黑暗中响起,牧师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一条毒蛇在吐信,他后背的肌肉瞬间绷紧,面朝后巷站立。

    “怎么还有抢夺别人猎物的秃鹫啊?”韩非从阴影中走出,他把流浪汉打的半死后就准备离开,但却感觉有位路人表现的很奇怪。

    其实也说不上多奇怪,那位牧师只是在韩非进入海豚湾的时候,在街边的人群里出现了一次,韩非把流浪汉拖进后巷后,他又“恰巧”在很远的地方走过。

    连续两次出现在韩非周围,这要换个人过来大概率不会意识到有问题,但韩非实在是太敏锐了。

    他假装离开,把流浪汉当做诱饵,这个牧师果然上当了。

    “你也是来参加艺术展的吗?”韩非觉得自己说的话已经够多了,他准备等牧师点头之后就立刻动手。

    “我负责记录和观察,把你们的创作过程汇总给评审。”牧师缓缓收起了十字架:“你可以把我当做是局外人。”

    “局外人可不会对别人的猎物下手,你想要破坏我的作品,那就成为我作品的一部分吧。”韩非边说边往前走,等牧师反应过来的时候,韩非已经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我是死亡群聊的正式高级成员,你不能对我动手。”

    “我都加入死亡群聊了,你还跟我谈规则?”韩非出于对高级成员的尊敬,取出甩棍用力挥击:“你每天祷告看来也是有用的,你信仰的神让你遇到了我,我会打醒你的。”

    韩非收到的信件上没有说不能对谁出手,整个海豚湾都是“死亡艺术展”的舞台,只要进入这小镇的人韩非都不准备放过。

    牧师根本没想到会遇见韩非这样的“参赛选手”,他匆忙拿起十字架抵抗,可他低估了韩非的力量。

    连续两声脆响在后巷回荡,第一声是十字架被打断,第二声是从他胳膊里面传出的。

    “听声音你有点骨质疏松啊。”

    韩非一视同仁,没有因为对方是“工作人员”就手软,几分钟后,垃圾堆上的“尸体”变成了两具。

    “黑雨区域可能有不可言说的存在,我直到现在还从未和真正的不可言说交手,也不清楚不可言说的能力和他们能对现实造成的影响。”

    “暂时我就从最坏的角度来考虑,那些核心成员也许能够获得一些来自深层世界的小礼物,就像那个佩戴死神面具的女人一样,可以挡住我的刀锋,所以我也不能大意。”

    夜色到了最浓郁的时候,韩非的狩猎还在继续。

    他佩戴着恐怖的小丑面具,彷若鬼魂般在黑暗中游荡,别说正常人了,就是死亡群聊的其他成员都有点害怕遇见他。

    煤油灯在码头亮起,长相丑陋的深海蹲在一艘捕鱼船上,他旁边的巨大渔网里困着一对父女。

    “我等这个机会等了很久上次我的作品太过俗套,纯粹的残忍和血腥并不是评判标准,对死亡的理解才是。”

    杀鱼刀狠狠落下,深海剥开一条活鱼,将其切成一片一片,也不嫌弃鱼腥味,直接放入嘴中咀嚼了起来。

    “天快要亮了,必须要做出决定才行。”

    拍碎鱼头,深海拿着刀子走到渔网前面,他蹲在那对父女脸颊旁边:“我可以把你们两个都杀死,但现在我想要给你们一个活的机会。”

    “放过我女儿吧,她还小,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渔民父亲哀求着眼前的怪物,女儿已经被吓哭了。

    “我让你开口说话了吗?”深海把杀鱼刀伸向渔民的眼珠:“如果你的女儿亲手杀了你,我就可以让她独活,反之亦然,我也很期待你杀死自己女儿时露出的神情。”

    满脸狰狞,深海嘴巴裂开,露出了歪斜的牙齿:“这是我最后的仁慈。”

    他将那个渔民的一条手臂放出,又将渔民女儿的上半身拽出渔网,然后给了他们给鱼去鳞的小刀。

    “杀了对方,剩下的那个就可以活,不然你们全都要死。”深海泛白的眼珠盯着那对父女,他们稍有异动,深海就会直接动手:“快!别让我等的太久!”

    父女两人谁也没有动手,女孩一直在哭,刀都拿不稳,父亲更是一点杀戮的念头都没有,他宁愿自己去死。

    “我再给你们十秒钟的时间。”深海用杀鱼刀剐蹭着甲板,开始倒计时,父女两人也愈发痛苦和煎熬。

    “10、9、8”

    深海的声音好像是催命的音符,那位渔民最终做出决定,他用眼神示意女孩自己逃走,他自己要跟深海拼了。

    渔网将父女两人捆住,渔民想要让女儿逃脱,必须先把女儿的双腿从渔网中拽出。

    “7,6”

    他大喊一声,装做朝女儿挥刀,实际上是想要用小刀割开女儿腿上的渔网。

    深海看着挣扎的父女,脸上的笑容愈发兴奋,他没有去阻拦,还盯着女儿惨白的脸:“你父亲现在一点防备都没有,杀了他,你就可以活。”

    倒计时快要结束,渔民还未割开全部的渔网,但是深海已经走到了他的背后:“4、3、2”

    在深海快要数到一的时候,船边突然传来一声异响,五根湿淋淋的手指扒住了渔船。

    水珠滴落,一张小丑面具在渔船旁边出现,淋湿的黑发贴在脸上,韩非从海水里爬出,来到了渔船上。

    “我找遍小镇都没有发现你,原来你躲到了这里。”

    被海水浸泡到有些发白的皮肤,配合上阴冷没有任何感情的话语,此时的韩非很像是海豚湾里冤死的水鬼。

    “你游过来的?”深海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他不知道这个佩戴着小丑面具的疯子为什么会盯上自己,作为参加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