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 高潮迭起的剧情(7000字)(第1/2页)

如遇最新章节未更新,点击以下对应小说查看(收藏下次回家不迷路)
百度搜索:这个明星很想退休haotxt88即可找到本书!

县长夫人走的很安详。

    根据前面展露的开车剧情,汤师爷一边亲她,一边扬言要把她活活办踏实了。

    也不知道办没办。

    值得一提的是,地球上电影上映时,尸体不是刘嘉玲演的,明显穿帮了。

    有种说法是刘嘉玲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不演死人。

    这个穿帮镜头很明显,也不知道是不是姜文故意为之。

    实际上,电影自【鸿门宴的剧情结束后,整体的节奏就变得更紧凑,就开始高潮迭起了。

    黄老爷和张麻子之间的高手过招,开始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狠。

    县长夫人死了,张麻子要求鹅城的豪绅们都来参加葬礼。

    这个时候,他就已经在布局了。

    葬礼举行到一半,戴着筒子面具的麻匪们就窜了出来。

    把两大家族的人和黄老爷都给劫走了,不给钱就撕票。

    有趣的是,先前黄四郎不是让胡万戴上筒子面具,假扮成张麻子等人,去杀县长和县长夫人嘛。

    因此,胡千在看到戴着筒子面具的麻匪时,还以为是自己人,还小心试探的问了一嘴:「胡万?」

    胡你妈个头哦!

    麻匪上去就是一拳!

    很明显,这就是真麻匪,就是张麻子手底下的兄弟们。

    影厅内又洋溢起了欢快的气息。

    张麻子还在此刻高声道:「好汉!我是本县县长,要绑绑我吧!」

    麻匪道:「留着你的命,帮我们收钱,三天之内,钱到放人,钱不到撕票。」

    张麻子这会儿还演上瘾了,握着对面的枪,一個劲地高喊:「打死我吧!打死我吧!」

    这里有一个细节。

    那就是老三没带自己的筒子面具,他选择戴了张麻子的九筒面具。、

    ——让我当一回老大!

    老三的想法,明显有点多。

    就在观众们觉得大功告成的时候,反转出现了。

    又一个黄四郎冒了出来,高声道:「撕!让他们撕!替身就是给我干这个的!」

    原来被抓走的不是黄四郎,而是他那个长的一模一样的替身。

    黄四郎站在高处,还对张麻子道:「弟弟,不要为我担心呐,千万不要为我担心!」

    ——

    《弟弟》.

    一群人全傻眼了,他妈的还有替身?

    实际上,黄四郎那边也很惜逼,

    胡千道:「老爷,我怀疑胡万投靠了张麻子!」

    更为搞笑的是,这边动静闹得这么大,另一边,葬礼上的神父嘴巴就没停过,一直有条不亲的念着,直至念出最后那句:「阿门。」

    这一次的高手过招,张麻子这边虽然没有一击笼命,但也搞到了两大家族送来的钱,还是赚了的。

    看着满桌子的钱,汤师爷边哭边笑,说这是他老婆的命换来的钱。

    老三猛地一拍桌子,暴喝道:「那我们家小六子的命不算命啊?」

    兄弟情深呐。

    可下一刻,老七就问道:「各位哥哥,咱们为什么来这?」

    「钱啊!」众人答。

    「钱到了吗?」老七又问。

    「到了啊。」

    「走啊!」老七一拍手道。

    这让霍垣等人眉毛一挑,又觉得一切都那么真实。

    他们想起了在六子的墓前,那一句句的誓言。

    「三哥发誓替你报仇!」

    「四哥发誓替你报仇!」

    有钱了,敌人又很强大,一个个就不想继续下去了,只想着带钱走人。

    霍坦想起了历史上的一类人。

    「有一类人,他本来是想推翻旧势力的,可能是想打皇帝的。」

    「可当他杀了县长,自己坐拥一县后,就不想打皇帝了,只想当县长了。」

    汤师爷一听要走,眼睛立刻亮了,道:「走啊!」

    老七问:「那你还哭什么?」

    师爷立刻认真道:「我可以不哭!」

    一瞬间,影厅里又是一阵大笑。

    「什么鬼啊,我可以不哭,哈哈哈!」

    众人的目光,齐齐望向了一旁独自饮酒的张麻子。

    他坐得远远地,都没有靠近那一堆钱。

    「大哥,什么时候走?」老七问。

    张麻子只是静静地点燃了一根香烟。

    吞云吐雾后,他淡淡的道:「不走。」

    这一刻,所有人都觉得他帅炸了。

    这本就是一部荷尔蒙爆炸的电影,且主要集中在张麻子这个角色上。

    他表示:「六子,夫人,两条命,必须黄四郎来偿。

    ——

    不忘初心。

    师爷说他是赌徒,而且还赌不赢。

    张麻子吸了口烟,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

    然后,他道:「人不走,钱也都不要了,发出去。」

    「不是,大哥!」老三伸出手,按在钱上,问道:「这钱你都发给谁?

    这里给了张麻子一个镜头特写,拍了他的侧面。

    这个一直展现阳刚一面的男人,眉眼竟然在此刻有转瞬间的柔和。

    光影打在他的侧脸上。

    他好像是他,又好像不是他。

    他眼帘微垂,微微一笑,香烟在他的指尖燃烧。

    他轻轻地道:「发给穷人呗。」

    霍垣等人,猛地瞪大了眼眸。+_:wY!w,V)

    「这个神情,这个动作,还有这句话……从形到神,这里都在模仿……那个人。」霍垣在心中道。

    不知道为什么,情感比较丰沛的他,突然有点伤感,有点想哭。

    「不是,那谁是穷人啊?」汤师爷问。

    「谁穷,谁就是穷人。」张麻子好像说了一句废话

    但是结合现实,这好像又不是一句废话。

    给穷人的钱,真的就都落到穷人身上了吗?

    有些人,有的是法子定义——谁是穷人!

    影厅里,有的观众想着:「这他妈的什么废话文学?」

    有的人则想着:「骆墨是真他妈敢写,真他妈敢讽刺,真他妈敢拍啊!」

    大家戴上筒子的面具,开始从窗户里往穷人家扔钱。

    在这个过程中,二哥三哥来到了姑院,三哥要往里扔钱。

    他觉得里面都是被卖进来的穷人家的女儿。

    老二老三扔一袋还不够,还一直往里扔。

    这是什么大型打赏女主播的现场。

    榜一榜二大哥好给力喔,喂喂樱!

    听着里头女人们的欢声笑语,听着她们笑得花枝乱颤,老二老三都没意识到身后有人。

    花姐是黄四郎的人,她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二人身后,一把摘下了他们的面具。

    「原来县长的人是麻匪!」她笑着道。

    好吧,女主播和榜一榜二大哥现实见面了。

    老二老三见状,只好把花姐给逮了回去。

    很好,她就这样成功被带回了敌营,打入了内部。

    这里的女人,经常被人打入内部。

    这会儿换我打入你们内部了。@精华_书阁…j_h_s_s_d_c_o_m首.发.更.新~~

    画面一转,就听到师爷道:「杀!必须的!」

    他觉得见过麻匪真面目的,都要杀。

    老三闻言,立刻取出一把刀:「师爷,第一个见过麻匪真面目的人,是你。」

    最终,张麻子告诉花姐,他就是张麻子

    花姐立刻吓晕过去了。

    另一边,胡千在和黄四郎汇报,一群麻匪戴着面具发钱。

    黄四郎道:「用面具的就是麻匪?我们也有面具啊。

    「那就是县长!」胡千道。

    黄四郎接过钱袋子,道:「有钱不挣,发给穷人?这是一个买官的县长能干出来的事儿?」

    胡千傻了。

    黄四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给他戴上九筒面具。

    「他们怎么发,你们就怎么抢!搞乱他们!」

    同时,他要派人去查查县长马邦德这个人。

    门外,黄四郎的人道:「黄老爷吩咐我们把他们搞乱,看老子怎么把他们搞乱!」

    他们破门而入,一对夫妻正在数钱。

    他问怎么补偿我们。

    男人道怎么补偿都行。

    他又问女人,知道为什么发钱吗?

    穿着肚兜的女人说,因为麻匪爷对我们好。

    「对你好?」他开始伸手,然后笑了一声:「还没好够!

    接下来的一幕,就是岛国的某知名系列了。

    ——

    《夫目前犯》

    其他人还在边上起哄:「透!透!透!」

    第二天,这对夫妻便去县衙报案了。

    然后,众人聚在屋内,师爷破口大骂

    「六个人,还当着人家丈夫,还让人看?」

    「还!恶心!我都关着灯!」“K(W#C“{&@(t

    师爷大骂恶心,然后出去呕去了。

    屋内,只剩下了兄弟伙儿们。

    下面请欣赏大型诗朗诵——《大哥你是了解我的》.

    老七率先道:「大哥你是了解我的,我从来不做仗势欺人的事儿,我喜欢被动。」

    老三道:「大哥,你是了解我的,以我的习惯,万事不求人。」

    感觉是个手艺人啊。

    「大哥你是了解我的,如果是我,不会有人活着来告状。」老四道。

    「大哥你是了解我的,我老五虽然岁数最大,我至今……」他环视了众兄弟一眼,不好意思道:「俗称处男。」

    更厉害的还在后面。

    张麻子看向老二。

    「别看着我呀。」老二道:「大哥你是了解我的,如果我出手,那趴在桌上的,应该是他老公。」

    都他妈的人才啊!

    好在张麻子成了观众们在电影里的嘴替,道:「我听出来了,你们个个身怀绝技。」

    他觉得老汤不对劲,这么明显的事情,老汤没道理看不出来。

    然后他们冲进老汤房间,开启了……男生宿舍查瘦模式。

    查的过程中,桌子底下探出个头来。

    「孩子,孩子!」汤师爷大声道。

    「孩子?」张麻子问。

    「谁的?」

    「我的。」师爷道。

    张麻子看着桌子底下这颗老气的大头,问道:「你是个孩子?几岁?」

    「八岁。」

    「出来。」

    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子出现。

    「这他妈的八岁!?」

    全场瞬间哄堂大笑,影厅里也乐疯了。

    娘俩说自己是来找汤师爷要钱的。

    张麻子把宝石给了娘俩。

    这里有人解读,这个8岁其实也有隐喻。

    然后,张麻子居然还准备去发钱。

    师爷不肯去。

    张麻子就告诉他,你不去的话,半夜可能会有人来找你。到时候你就慢慢聊,沉住气,聊得越慢越好。

    黄四郎的眼线发现了县长戴着面具去发钱。

    他立刻让胡千等人也戴上面具,去杀县长,营造出麻匪内江火拼的场面。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个情节里,背景音乐是欢乐的,像是要起舞的。

    胡千等人准备都戴四筒面具,四筒的就是自己人,其他全打死。

    结果张麻子那边早就暗中盯着了,也都换成了四筒。

    两拨人冲出来撞到一起,大家起身望去,全他妈都是四筒。

    大家拿起枪,不知道打谁好。

    好一个--【拔剑四顾心茫然】

    另一边,果然有人大半夜来找师爷了。

    是黄四郎。

    他开始要套师爷的话:「你至少有三句话要跟我说。」

    师爷听了张麻子的话,还算沉得住气,没有把一切都招了。

    就在这个时候,胡千跑进来,说城里麻匪火拼,六个人全死了,

    刚刚下起了大雨,火拼的过程其实很混乱,一切也都很模糊,他们在最后,于雨里看到了戴着四筒的尸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