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没有人可以得罪牧苏(第1/2页)

如遇最新章节未更新,点击以下对应小说查看(收藏下次回家不迷路)
百度搜索:熟睡之后haotxt88即可找到本书!

森寒的笑声在拍卖场之中回荡而起,却是令得不少人面色有些变幻,他们能够感受到那笑声之中所夹杂的浓浓杀意。

    牧苏局外人似的向后一靠,微微倾向青年,低声问:“他为什么一副你杀了他妈的样子?”

    “不是我,是你……”青年牵强地维持平静。

    牧苏恍然忆起自己叫林感这件事,然后一个大惊从早到晚失色:“是我杀了他妈?!”

    “也不是……”青年硬着头皮解释,远处二人一股股凶煞的波动不断的从其体内暴涌而开,倒是很有想立刻跳舞的意思。

    “那是谁杀了他妈?”牧苏不解。

    “没人杀他妈!是你之前和他起了冲突……”

    青年简洁讲述牧苏和风云舞蹈学院发生的矛盾——在牧苏切出游戏剧情自动进行的时候。

    牧苏试探着问:“所以没有一个妈受伤?”

    “你总惦记人家妈干嘛!”

    青年快被双重压力逼疯之时,牧苏改变话题:“可以杀人吗?”

    “你在说什么?当然不可以!”

    “可他刚说完要我的命。”

    “这只是威胁的手段,他要以舞蹈的方式,打败你。”

    “懂了,放狠话是吧。”

    作为联邦放狠话大赛连续八届冠军蝉联者,没人比牧苏更懂如何使对方心态失衡。

    众人望着那站起身来的牧苏,翘起臀部,手掌在屁股间划过。

    冷冽地低语,此刻在静籁角斗场上空回荡。

    “你的屁股,我要定了!”

    哗然散开,各异视线下,牧苏神色阴沉地坐下。

    从来都是他让别人背锅,今儿居然替别人背了锅!

    ……

    “那个小子,绝不能放过,到时候我会在他面前连跳三天三夜,彻底摧毁他的舞智!”此时,风云舞蹈学院中手持扩音器的壮汉狰狞笑道。

    “九品舞技到手,他们便是杂鱼,随你处置。”另一人淡漠地道。

    孔缩嘴角狰狞愈发浓郁,刚欲说话,心头突然一动,抬起头来,望向那拍卖场最中心的巨台,那里,一名灰衣男子缓步走出,面色古井无波,并没因无数目光虎视眈眈而有丝毫的动容。

    “他便是超级宗派安排在万鹅城镇守的人,叫做唐越。”青年在一旁道。

    “拍卖会的规矩,我无需多说什么。拍卖场内,禁止任何舞斗,违规者,不论是超级舞蹈学院还是低级夜总会,尽数驱逐,若是再犯,剥夺参加百舞大战的资格,各位,可清楚了?

    中年男子双手负于身后,目光淡淡的扫过全场,雄浑的声音透过扩音器在每一个人的耳边轰隆隆响起着。

    “那么,万鹅城本次拍卖,开始!”

    唐越身后升起高台,众人望着,连呼吸也变得微微急促。一本米大红大绿花扇的密卷

    “第一件拍卖品,六品舞技,秧歌舞。”

    中年男子身后升起高台,一本古朴密卷缓缓升起,其上书写《秧歌》二字,旁边摆放两把布扇,一面红,一面绿。

    只见唐越抓起布扇,手掌一翻,脚踩四方步,时而威武雄浑,时而柔美娇俏,引得不少人有些意动。

    五品舞技演示作罢,唐越语气平静的道:“五品舞技,秧歌,拍卖价格,三十万舞力值。”

    “三十二万。”

    这秧歌舞,的确远远的超过不少同品舞技,因其变化多端,与人交手无疑是会占据不少的上风,所以唐越话落不久,便立刻有人出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