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争夺的紧迫感(第1/2页)

如遇最新章节未更新,点击以下对应小说查看(收藏下次回家不迷路)
百度搜索:荒诞推演游戏haotxt88即可找到本书!

赵一酒从诊所醒,外面已经天亮,淡白的天空泛着被蒙上层层云泥的蓝,看不见太阳。

    他也就睡了三个小,从凌晨五睡到早上八,这已经是进推演以睡眠质量颇为不错的一觉了,周围的因子感染已经抵抗过一次,安全系数不错。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今天会发生好事的预感。

    这是一种他从没有体会过的感觉,玄之又玄,就像他听着他哥天天念叨“今日不宜出行”、“今天最好别去西边”之类的话,一直有些好奇这是怎么做到的。

    他把身上盖着的冲锋衣扯下,摸了摸心脏位置,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区别,只能将之归结于神秘的第六感。

    他随意理了理微翘的头发,小诊所的洗手台洗了把脸,带上发带,然后整理行装,准出发。

    他今天得去看看第三阶段任务怎么做了。

    说这个第三阶段的任务,从字面上看简直就毫不掩饰的散发着恶意,任务给了他两个选项,一个是自己被感染——这意味着他得经历神污染主动失败,成为一个思维混沌准自杀的尸体预役。

    另一个选项是杀死十个污染者。

    赵一酒:“……”

    现城里有着数量不定的推演者潜伏着,根据他的经验,选择城里的推演者们任务都是一样的。

    几乎所有人都会选择第二个选项,去争抢杀死感染者的名额。

    但同一个间段,能出现城里的感染者真的有那么吗?

    感染者指的是没抵抗住污染,已经被怨灵因子侵蚀成功并从看不见的状态转为正常状态的将死之人,他们通常并非麻木,而是被神污染赋予了各种各样的混乱思想,比如怎么才能高调地被烧死,怎么让人欣赏其跳楼的表演……

    这样的人已经称不上是个人了。

    赵一酒对于提前送他们归西,并不感到为难,他曾经是没有杀过人不假,但也不是么有同理心的人,杀已经被污染的污染者,最是让他们愤怒于没能实现各自的变态心意。

    这个任务唯一的难于争夺。

    因为系统一开始就提醒过,每个阶段的任务都必须完成,如果失败,将会面临无比恐怖的惩罚。

    没人想接受未知的危险,一旦完成前两个阶段的任务,从第三个阶段开始,推演者必须争分夺秒,看到一个污染者就得手干掉,否则等污染者跑了,那就得变成别人的任务名额了。

    他默然整理好身上的物品装,为了止杀方便拿,他没有将之收入人格面具里,而是随身携带。

    就这,他耳尖地听见一向安静的街上传货车行驶的声音,赵一酒刻向下一蹲,让自己被遮掩柱之后,只露出一只眼睛去瞄。

    只见空旷无人的街道上,一辆敞着半扇门的货车平稳地行驶过,驾驶座和副驾驶的窗都开着,露出两个年轻的面。

    年轻人们一个开车,一个拿着测试器不知鼓捣着什么,临到某一个位置,拿测试器的那人就会抬头,冲着一看就不像是有人会害怕躲避的街道发出一声呼喊:“这里是51基地小组!欢迎所有未感染者与我们一回到基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